本站宗旨: 关注民航信息,促进民航发展     投稿邮箱:minhangfz@163.com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机场空港 >

长三角有七个千万级机场:第三产业是关键,但有瓶颈需突破

发布日期:2019-03-01  来源: 第一财经  下载此文章

  虽然上海第三机场的选址还未最终确定,但目前上海“两场”的年客运总量已超1.1亿人次,逼近1.2亿的极值。因此,上海第三机场的建设变得十分迫切。

  与此同时,长三角在打造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也承担着打造世界级机场群的任务。

  《2018年中国235个机场吞吐量排名》显示,2018年在全国37个千万级机场中,长三角地区有上海浦东、上海虹桥、杭州萧山、南京禄口、宁波栎社、温州龙湾、合肥新桥这7个机场吞吐量迈入千万级行列。

  机场的吞吐量反映了地区的发展水平,也支撑着地区的发展。长三角是我国经济最具活力、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经济总量占到全国的近1/4,上述七个千万级机场为打造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奠定了基础。但专家也指出,长三角仍面临航空业高质量发展的瓶颈。

  上海机场客运量逼近极值

  上海是中国内地第一个“一市两场”的城市。根据上海航空枢纽战略,“两场”以浦东国际机场为主构建“国际门户枢纽机场”,以虹桥机场为辅构建“国内枢纽机场”。

  目前,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香港国际机场并称中国三大国际航空港。

  截至2018年,共有107家中外航空公司开通了在上海的定期航班,连接全球48个国家和地区的300个通航点,其中国际航点135个。

  此外,2018年,上海两大机场完成年旅客吞吐量11769.97万人次,已超过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10098.3万人次,其中浦东机场7405.42万人次,虹桥机场4364.55万人次;完成年货邮吞吐量416.94万吨。客运量同比增长5.20%,作为全国最大的航空枢纽港客流再创历史新高。

  但当初设计上海浦东机场和虹桥机场时,年客运总量极值是1.2亿人次,2018年这一数字已超过1.1亿人次,很快将逼近极值。根据《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 (2017-2035年)》,至2035年,上海航空枢纽设计年客运吞吐能力1.8亿人次左右。因此,上海第三机场的建设变得十分迫切。

  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所所长曹允春告诉记者,从全球范围来说,一市三场甚至一市五场也很正常,比如伦敦有五个机场。从单个机场来说,当年吞吐量逼近一定极限以后,就可能会从“规模经济”走向“规模不经济”。“如果单个机场太大,空域、航站楼、跑道等都会受到一些影响,因而就不能再增长下去了,这就需要别的机场来分担这些量。”

  目前,世界上年旅客吞吐量超过一亿的只有美国亚特兰大国际机场和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曹允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上海作为中国的经济中心,跟长三角、国内以及全球的经济交往都很密切,这样形成的航空运量和市场需求自然就很大。

  民航资深专家李晓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上海的发展水平越来越接近发达国家,以第三产业尤其是高端服务业作为自己的支撑产业,这就对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比较强的需求,包括相应的资金、信息等的流动也都要求有航空运输的支持。不只是上海,长三角一带尤其是杭州、南京等都面临这个潜在需求。

  数据显示,2018年上海第三产业增加值22842.96亿元,增长8.7%,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为69.9%,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信息服务业、商务服务业、科研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等现代服务业都保持快速发展势头。

  而在2014年,长三角核心区第三产业增加值突破5万亿元,占比首次超过50%,产业结构历史性进入了“三二一”时代。

  第三产业起到决定因素

  在长三角的七个千万级机场中,浙江占了3个,分别是杭州萧山(3824.2万人次)、宁波栎社(1171.8万人次)、温州龙湾(1121.9万人次),江苏只有南京禄口(2858万人次)这一个。

  《2018年中国235个机场吞吐量排名》显示,成都双流、昆明长水、西安咸阳、重庆江北等中西部地区机场的吞吐量,都高于杭州萧山和南京禄口。

  李晓津告诉记者,民航运输量与经济发展程度是不能完全同比的,其中真正起决定因素的是GDP中的第三产业,其次还要考虑地面运输带来的影响。

  “西部地区由于多山等缘故,高铁设置有很多条件限制,坐飞机比地面运输更方便,这是上述几个西部城市航空运输量高的主要原因。长三角地区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周边没有太多的山,高铁非常发达,承担了大量的运输。”李晓津对记者分析说。

  其中,浙江的高铁网络好于江苏,尤其是与省会杭州连通的高铁线路网要强于同为省会的南京。

  “这些年杭州的互联网经济和创新经济发展相当活跃,从这个角度来说杭州客运量高大于南京也比较正常。”曹允春说。

  以杭州的数字经济核心产业为例,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增加值2224亿元、增长15.0%,增速比GDP快7.7个百分点,占GDP的23.0%。其中电子商务、软件与信息服务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8.8%和18.5%。

  2017年11月17日,浙江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揭牌成立。集团总经理郑向平当时表示,国际化发展将会是杭州萧山机场未来主攻的方向,到2020年,机场年旅客吞吐量要突破5000万人次,力争进入全球50大机场。

  如今,作为全国第二大经济强省的江苏也开始在航空运输上发力。近年来,江苏各机场的旅客吞吐量都处于爆发式增长期,年增长率高达15%~45%。2017年,江苏9家机场旅客吞吐量全部超过100万人次。

  2018年9月15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有限公司更名为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以现金方式收购徐州、常州、连云港、淮安、盐城、扬泰等6家机场公司51%以上的股权,6家机场公司成为机场集团的控股子公司。

  李晓津认为,这次江苏组建东部机场集团是站在省的层面来协调各方力量,整合资产资源,既是要打造与江苏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机场集团,也是要构筑民航强省。

  此外,长三角七个千万级机场中的宁波栎社、温州龙湾和合肥新桥这三大机场的年吞吐量也都在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长。

  2018年,合肥新桥机场客流量首次突破千万人次。安徽民航机场集团在2018年6月启动了合肥新桥机场总体规划修编工作,根据新的规划,近期以2035年为目标年,设计年吞吐量5500万人次;远期以2050年为目标年,设计年吞吐量8000万人次。

  打造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

  长三角地区的航空业在中国已算是比较发达。李晓津介绍,按人均乘机次数(机场吞吐量比上当地人口)来算,上海机场为4,全国机场为0.85。

  “相比发达国家或者国际大都市,长三角航空业的发展还有距离。比如东京机场吞吐量也过亿,但东京人口比上海要少很多。此外,国内城市的中心一般都定位在火车站,但国际大都市的中心都定位在机场附近,所以机场的吞吐量反映了国际大都市的发展水平,也支撑了国际大都市的发展。”李晓津说。

  长三角在打造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也承担着打造世界级机场群的任务,这7个千万级机场为此奠定了基础。

  2017年3月,国家发改委、中国民航局印发《全国民用运输机场布局规划》,提出到2025年新增机场136个,建成京津冀、长三角地区和珠三角地区三大世界级机场群。

  2017年7月,在长三角地区民航协调发展座谈会上,中国民航局局长冯正霖表示,建设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有利于推动长三角地区进一步深化国际分工和国际贸易;有利于长三角地区现代服务业发展,促进区域经济转型升级;有利于带动优势资源向航空相关产业聚集,做大做强临空经济。

  同时,建设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是打造民航强国的重要任务,是构建全国基于功能定位的机场网和航线网的重要支撑,能更好地满足长三角城市群发展对航空运输的巨大需求。

  2018年1月12日,在长江三角洲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上,民航局与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共同签署《关于共同推进长三角地区民航协同发展 努力打造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合作协议》,提出各方将以提升上海国际航空枢纽功能和国际竞争力为主,推动区域内各机场的合理分工定位、差异化经营,加快形成良性竞争、错位发展的格局,实现2030年建立世界一流城市群和世界级机场群的目标。

  但李晓津也表示,长三角还存在一些航空业高质量发展的瓶颈问题,比如空域不够,目前很多航空公司都想飞上海、杭州、南京等地,但都飞不进去。“相对于长三角的经济发展来说,航空运输还有需求未被满足。”